CCIE一年后的心语——-寄WOLF实验室的兄弟【转】

转帖:CCIE一年后的心语——-寄WOLF实验室的兄弟 CCIE一年后的心语——-寄WOLF实验室的兄弟
首先感谢很多不相识的朋友,一前年我根据自己的经历写了<第一次在香港考CCIE-LAB FAIL的经历>,时隔一年多了,承蒙网络上朋友们的错爱,很多人通过我的MSN一起交流,一同进步, 自己也曾看过那个贴一两次,每次都还能感受到当年自己的心情,长时间来,我还想写点什么,但好象总是有种江郎才尽的感觉,写什么呢? 这个问题困扰了我很长时间……
我出生在新疆,由于父母工作的原因来到中原–河北,可我自己却一直认为我是新疆人,可能是因为我的姥爷是国民党党员,我的父亲是***党员,而我的母亲却又是民盟成员,复杂的家庭信仰并没有对我有多大的印象,反而教会了我很多,也能接受很多,反思很多。
小的时候我很调皮,由于是独子,父母和两个姐姐都很疼爱我,但做教师的母亲却管我很严厉,记忆中父亲只打过我一次,巴掌却落在姐姐的身上,因为姐姐用她自己幼小的身体挡在了我的前面,父亲的脾气很不好,在我六岁的时候他因意外事故离开了我们,我永远不能忘记母亲用她每月36.5的微薄收入怎样抚养了我们,那时我们自己在家里的小院种菜,养鸡,童年的我不知道体味母亲的艰辛,还老是调皮,有一次不知闯了什么祸,母亲要把我吊起来打,我用几乎恐怖的、歇思底里的声音大喊:姐,救命啊!最终在姐姐怯声声的救助下躲过了那一劫,再大一点后,由于住校,我15岁就开始抽烟、喝酒、打架,母亲有时候都恨怎么养了我这么个儿子。记得自己那时候穿着裤口一尺二的橙色大喇叭裤,上身大红衬衣,脚下一双红色高跟拖鞋,一付小二流子的样,因为我觉得那样很成熟,现在想来真的是很可笑,但那是真实的,每一个年轻人都有在回眸自己过去的时候,发觉得自己可笑的地方,身上也必然会有当年时代的烙印!大学的时候,谈了一个女朋友,现在她已经是加拿大的永久居民了,那段朦胧的感情,和现在的年轻人一样…….
工作后,我在一个两千多人的企业做人事管理,搞笑的是自己那时候还不懂得成熟的含义,只是凭着股认真劲做工作,哈。。唉,现在想来自己当时真的很傻,白和黑之间永远有灰色的地带,这里奉告年轻的朋友,多听听你父母对你工作的建议,千万别当耳旁风,这也是老声长谈的话题,我知道即使我现在这样说,你们也未必听的进去,不摔两个跟头,人是不会变聪明的。那年当我刚刚过完26岁生日几天,我当上了 人事科副科级干部,那时候也是在我所在的企业是一个不小的震动,论资排辈可是传统啊,我没有靠任何人,当然那也是某种大环境下的需要,可惜啊,我还是没有聪明起来,在位的两年接触到了很多灰色的东西,你说它对吧,其实是行不通的,你说他不对吧,大家都是这样做的,还很有成效,每个企业都有它墨守成规的规矩,对于新人来说,如履薄冰,就算你再小心翼翼你也会触雷,这一撇一捺的人,才真是这世间最难做的,在国企做过的人都是知道的。
人生的每一段经历都不会被白费!!!!
这句话,是我从一本书中看到了,真是真理!无论是好的,还是坏的,你的经历越多你就会越成熟,不管那段经历是奋进、是沉沦、是迷茫、或者是那么的不堪回首…….只要你能够深刻的去检讨自己,你就还有得救,怪不的老话说的好,老要轻狂少要稳!
回想在国企的时光,多少人给我下过套,多少人又冷眼旁观,又有多少人暗地里偷笑,而自己就没有暗地里对别人下过拌吗,唉….环境会不知不觉得改变一个人,所以才有进朱者赤,进墨者黑的说法。但是那段时间的经历在这几年想想,却是很珍贵的,它把我的凌角磨去了很多….很多…..我现在却想说,我要感谢那些给我挫折的人,没有他们有意、无意的刁难和算计,我依然还是一个愣头小子!
下野的我,哈..哈…搞笑,我竟然想到下野这个词,暂用吧。那时候才知道权利的意义,落水的凤凰不如鸡,此话一点不假,在位的时候觉得一些是理所当然的东西,在失去权利后才知道要付出多少才能够得到,社会是分阶级的,你在那个阶层,你就属于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层次,什么样的生活方式和水平,我当时真的不能想象在农村的农民、在城市中打工的那些民工是怎样活的,后来这些我在深圳都见到了,我只想用惨烈来形容,在那个贫富分化达到疯狂的程度的城市让我目睹了天堂和地狱,这也让我悟出了许多道理,现在也能根据那段酸楚说出一两句自己的名言,这些话,我也告诉了我的一些兄弟和学员,例如在实验室的白板上我写道:如果你在20岁的时候贫穷,不要责怪你的父母,更不要怪自己,但你要在50岁的时候依然贫穷,那一定是你自己的问题…….
我学的是法学,二学历学的是国际金融,可我现在做的是IT并通过了CISCO的CCIE,人生真的很象《阿干》所说,生命就象一盒巧克力,当你打开它的时候才会知道。
提及当年考CCIE,那真的是想也没想,就一下子决定了,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也很无奈!走出来是因为没有了路,那段时光的我真是颓废,天天好象还很忙,其实是自我麻痹而已。。。。
面对今天的一切,我不能说是我的成绩,其实是四位女性帮助了我,我的母亲、两个姐姐和我的妻…….我不能忘记母亲怎样焦急而默默的支持我,当我第二次在香港考试,在香港的天星码头的一个免费INTERNET接入处刷出自己PASS的时候,我给她老人家通了电话,由于事先我没有告诉家里我在那天考试,因为是二次,因为心理压力太大了,害怕自己考不过,我不想让她们背负原本应属于我自己的压力….,电话一通,我先说:妈,您先找个凳子坐下!她说,哦,好了我坐下了。我接着说:妈,我PASS了!S没有说完,我的眼泪是蹦出来了,真的是蹦出来的,超乎了我自己的想象…..老人听不懂英文,立刻紧张的说:你怎么了?我抽畜的边哭边说:妈,我现在在香港,我考过CCIE了…..我考过CCIE了…..我考过了….老人吃惊的说:你怎么在香港?你真的考过了…好…好…电话中我听到了她的哽噎……生活中多少次的艰辛和困难没有让她掉下眼泪,堂堂七尺已是31岁的我,此时电话中我们只有含含糊糊的话声和泪声……
我知道自己是怎样的背水一战,没有经济来源的滋味又是如何,我不敢去想我如果真的败了是生还是死,那真的是赌博啊,妻当时为了我第二次的考试费一万零三百七十五,一个月的吃用不足百元,我不敢回想当她们医院的小姐妹在她面前显示新衣和时髦物品时,她的感受;我更无法承受她多少次仔细算计买那一种菜能省一点钱的场景,她受的苦,我都知道,但不敢往下想啊,想了会疯的……后来有次我见到一个兄弟在路上得知自己通过CCIE时,竟跌坐在路边,抱着个路栏杆失声痛哭,路人纷纷躲避,而我一句话都没有劝他,让他哭吧,真的是压抑太久….太久了…..在WOLF过来的人才能知道!
作为70年代出生的人,都经历了中国经济的变迁,我们在幼年的时候几乎都受过穷,那时候大家都不富裕,但在八十年代后,富裕的开始和升级让我们自己和八十年代后出生的人对待金钱上的观念又有所不同,我自己很少喝罐装和瓶装饮料,那是因为在我的脑海中,这些多少带有丝奢侈的概念,看着实验室年轻人一瓶瓶的喝罐装和瓶装饮料,心里的感受……我不经想起了WOLF的创始人,也是我的恩师胡老师,他很爱喝厅装的可口可乐,很多人劝他少喝,因为可口可乐能分解人体钙质,但他依然故我,有次在闲聊中,他告诉我,他小时候家里很穷,当他在深圳经历过睡公园、打工、成为白领后,在一次过年回家时,他带了箱厅装的可口可乐回家,他的父亲从来没有喝过,不舍得喝竟然束之高阁,在他的极力推荐后,老人喝了平生第一罐厅装的可口可乐,喝后老人说了句话:要是每天能喝上一罐,那就太好了……….漠然间,我理解了胡老师为什么爱喝厅装的可口可乐了,这或许是种提醒,或许是种激励,或许是种说不出来的滋味…….
人生中有太多细节的背后,又有着太多的追述和解释………
今天下午,我去拜访西门子公司,他们不错的写字楼和进进出高昂着脖子的员工,让我感到了一丝惆怅,从徐家汇地铁出来走到南丹路上,正要往徐虹北路拐的时候,老远看到一个穿着破烂的男子背着个脏熙熙的黑挎包拉着个小孩子,孩子边拉着父亲的手边仰着脖央求着什么,等我走进,发现他们站在一个包子铺前,飘香的包子味道迎面扑来,立刻我感到了饥饿,看了眼手机已经晚上七点了,买两个包子尝尝吧,我走向前时,发现那位父亲慢慢的在左手的裤袋里掏着什么,‘一个肉包一个磨菇菜包’我说着,顺手递给伙计两块钱,当包子铺伙计递给我两个包子和零钱的时候,我竟看到了那位父亲从口袋里摸出了一毛一毛的小小硬币和几片磨毛的纸,在细细整理硬币,我惊了一下,接过了包子和零钱,听到那位父亲怯声声的说:“一个肉包子多少钱?”“六毛!”“要一个肉的”我慢慢的离开,当我回头再看他们的时候,那个父亲正在包子铺前,用他的手边掰边吹着一小块包子在喂那个孩子,孩子掂着脚、伸着脖、拉着父亲的胳膊、张大了嘴慢慢的在咬,而那位父亲也张着嘴看着孩子吃,一瞬间我心里酸酸的,往前走了几步再也走不动了,折了回来,看见那父亲还在喂小孩子包子,‘十个包子,肉的’我递给了伙计十块钱,取回包子和零钱后,我走到那父子两的跟前,“小家伙,爱吃包子啊,慢一点别烫着”我笑着说,我的话音惊的这父子两愕然的、仰着脖看着我,我转过头对那父亲说,“让孩子慢慢吃”便把十二个包子塞在他怀里,这时他突然明白了,快速站起身,手还拉着孩子的衣服角,带着不安的眼神说:“不,不”并把包子往我这里推,我只说了一句话“我也受过穷”,狠狠的推给他后,象逃一样的快速离开,耳后听到了那个男子的话音”谢谢,谢谢!”六毛钱,就六毛钱啊,让一个疼爱自己孩子的父亲踌躇不定,这人世间怎么有这么多的不同啊,回实验室的路上,我难以克制自己,点了根烟独自在小区里踱步,小区的环境幽雅,据说卖到了每平米近万元,小区的车场尽是些宝马、奔驰、本田……是什么造成我们的差异?我不想去探究明白,也探究不了,但暗暗告诫自己—要努力!!就算为了自己的后辈……
推开实验室的门,我看见实验室的兄弟们在上课,还有部分在做实验,我回到座位上又点了根烟,放起了这首《初雪》心潮万分……现在的上海实验室极其强调学习虐待,狠抓学习气氛,我们的目标就是要做到WOLF第一学习气氛实验室,我在网站的论坛上也说过这里是“杀人的地方”,不许看DVD,不许打游戏,不许上网,不许MSN、QQ,不许…….在这之前和其中我也在想,是不是做的有些过分,他们这么辛苦,是不是该找些娱乐来平衡?是不是我说教他们太严厉?是不是不尽人情?然而这个问题只出现了一秒,就被颠覆了,是啊,你们是很累,是很辛苦,但别忘了你们在做什么???你们在摘取IT届顶级认证的花冠,你们在走向一个陡峭而至高的起点,你们在飞跃一个层次,在更新自己的前程,舒舒服服的通过,可能吗?乞求上天的恩赐,可能吗?我常说:天上掉下来的只有鸟屎!你能唯一依赖的只有你自己!!走进WOLF取得证书是迟早的事情,但这段磨心、练心的过程中你们又得到了多少?增长了多少?进步了多少?体味了多少?…….我想起了自己当年PASS时的失态,想起了深秋夜里兄弟在路边抱杆痛苦的悲壮,想起了天下母亲憔悴的目光,想起了我们的爱人为我们这张CCIE证书的付出,我觉得对不起你们,对不起你们的父母,对不起你们的爱人…….更对不起我的恩师。全面掌握CCIE的技能,培养自己一个好的心态,练就自己正确的做人处世原则,再拿到自己的CCIE号码,找到一份不愁吃用的工作,回报自己的父母、爱人,帮助你可能帮助的人,让你现在所遭受的所有痛苦、磨难、讥讽、挫折成倍的回报,这才是真正的人生之弈啊…….我还要狠下心来—虐待你们,给你们更严厉的说教、更刻薄的管理、更BT的训练、更多自修的体味……我想起了我在PASS那天深夜请客后,回到实验室狠狠的骂了一个好兄弟,什么刻薄的话都骂了,其实那真的是骂吗?那是恨啊,恨他不能克制自己的贪玩,恨他负弃了老师、我们以及他家人的希望,恨他是我的好兄弟怎么就这么不开敲,没想到他却什么也没有反驳,最后在我骂完后,他拉着我的手,说:“老哥,谢谢您!”当时他说完这句话,我们的眼圈都红了,回想起来到现在我的眼圈都会红,他现在是杭州一家大SP的高级工程师,拿着丰厚的薪水,在我来上海的第三天,他特意来上海,我们在一家环境幽雅的餐厅,喝着五年陈,窗外来来往往的人流中,又有多少人还在为自己的生计发愁,又有多少个父亲在为六毛钱而踌躇呢….人看风景,人成景!这世间啊,正如庄子所言:我是蝴碟?蝴碟是我?
人生的奋斗只是这CCIE吗?当然不是,如果天下人都考CCIE那就没有人考了!难道只有考CCIE才能出头吗?当然也不是!我想说的是,人生的奋斗多种多样,如果你选择了CCIE,那就先要端正自己的心态,最起码在WOLF是这样的。
我曾在网上和一个朋友聊天,他向我咨询CCIE的培训,我没有立刻向他介绍,而是问他:您想好了没有?如果你能放弃你现在拥有的,而执意走向CCIE的话,我们再谈。他问我为什么?我说,人生的选择其实就是放弃,当你选择了A,那你在为A奋斗的时候,必然要放弃B,两只手同时抓一个东西才能抓的住、抓的牢。所以要在做的时候先想好,不要盲目做,等你想好了,开始做的时候,就不要再去想,因为那样的话就是浪费生命!在WOLF的学习事实上已经接近了自虐,这种学习方式也受到了一些知书达理的朋友们的质疑,这是很正常的。因为从WOLF的创始人胡老师开始我们一直就是这样做的,现在大家都知道时间就是金钱,时间是有成本的。可又有几个人真的是这